总裁豪门小说《莫少,爱你心如死灰》电子书全文免费在线阅读

莫少,爱你心如死灰》小说完整版内容已上线【小牛小说】微信公众号,打开微信>添加朋友>公众号>搜索【小牛小说】,关注后回复本小说名字(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),便可阅读全书章节。

莫少,爱你心如死灰》简介:若干年前,叶明珠如明珠璀璨,似繁星夺目,注定一生喜乐无忧。 可她偏偏爱上莫褚寻,吃了苦,遭了难,容颜尽毁,骨肉分离,回头无路。 把她送进地狱的男人,是她深爱不得的男人。 许多年后,叶明珠如尘埃渺小,似蓬草卑微,伤痕累累重现在繁华舞台上 她用五年飘零看透冷暖,缩在龟壳里,思念骨肉,守着一柸白骨了度残生 可莫褚寻却不愿放过她了,囚着她,困住爱,试图将过去的叶明珠夺回来。

0-temp-201806-07-1528340068600.jpg

第五章 物是人非事事休
  

  五年后——

  大西洋海岸上,一艘轮船安静地行驶在蔚蓝海面上。

  一个瘦弱细小的女人,抱着一个黑色包裹,蹲在甲板上一个角落里,小脸埋在黑色包裹上,好像抱着的,是价值连城的宝贝。

  女人一头长发已经枯黄干燥,身上穿着一件看不清颜色的破旧麻衣,就跟身上套了个大麻袋,空荡荡的衣服下,是一副瘦骨嶙峋,遍体伤痕的躯体。

  “小姐,再过不久,你就可以回到C国了。鉴于你这次帮助我们破案成功,我们会安全把你护送到C国港城,让你回家。”

  轮船上的黑人警察,用一口流利的英语说。

  听到“回家”二字,女人忽然剧烈地颤抖起来,仰起头,露出一张巴掌大,皮肤干燥瘦黑的脸。

  “我不去港城。我要去崇明岛。”女人的声音沙哑得厉害,好像嘴里含了一把沙。

  不仔细听的话,根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。

  黑人警察很有耐心地说:“不行,我们查到港城才是你的家乡。你放心,我会把你送回去。”

  不容置喙的坚定语气。

  女人没有说话,重新将小脸埋在了黑色包裹上。

  包裹里,放着一个小小的黑色骨灰盒。

  盒子里,是她的一切。

  半个月前,她终于联合几个同伴逃离那个人间地狱,并且成功联系上南非警察,在他们的协助下,彻底捣毁了那个充满肮脏和毒品的地狱。

  为了离开那个鬼地方,她整整策划了五年,赔上最好朋友的性命。

  解脱了。

  离开南非那块土地的时候,叶明珠在想,她终于解脱了。

  五年,日日夜夜的折磨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摧残和绝望,她都忍不住想夸自己一声,命可真硬!

  为什么?她的命要这么硬,所以,才克死了最亲最好的人。

  人是会变的。

  五年,将近两千个日夜。她有时候,会情不自禁地想,如果五年前,自己就死在了手术台上,跟随孩子一起去,她的世界,是不是可以变得美好一些?

  没有如果。

  抱紧了骨灰盒,眼角最后一滴泪水,慢慢渗透进了黑色的包裹里。

  子苼,我答应你,答应你……会好好活下去,把你的那份,一起活下去……

  “小姐,港城到了。”

  黑人警察很客气地把她请下床,临走前似乎想到什么,又回头往她手里塞了一把钱,不多,都是一些零零碎碎的,然后拍拍她的肩膀:“勇敢!”

  是啊,勇敢。

  他可真是好人,这么多年,除了子苼之外,他是第二个,跟她说这句话的人。

  “谢谢你。”

  踏上港城土地的一刹那,被太阳暴晒的地面,火辣辣地灼烧着脚板。她“嘶”了一声,跺了跺脚,抬起一张泛着青黄之色的小脸,小脸上,浮现一抹迷茫。

  港城到了。

  可她,要去哪里呢?

  看了眼手里的钱,距离去崇明岛的费用还很遥远。她摇了摇干燥发白的下唇,脑子迅速转动,要去哪里呢?

  这里,还有她的容身之处吗?

  不用太大,只需要一个小小的角落,她就满足了。

  只要赚到了车费,让她可以去崇明岛,去看看子苼的家乡,把他的骨灰洒在明珠湖上,她就满足了。

  子苼说过,崇明岛西部绿华镇内,有一个漂亮的天然内陆湖,叫做明珠湖。

  跟她的名字,一模一样。

  子苼还说,就算是骨灰,也要跟她永远永远在一起,一柸枯骨,永远守护明珠。

  他还说过,怀胎七个月以上的婴儿,虽然被迫取出娘胎会有生命危险,但如果保护得好,还是有极大的可能生存下来。

  她的孩子,是否还活在这个世界上?

  “滚开!哪里来的臭乞丐,别站在我店门口污染空气。”路边,一家杂货店的老板出来后正好撞见她,立即脸色一变,凶神恶煞地驱逐她。

  她跌跌撞撞往后退了十几步,右腿有些踉跄,差点站不稳摔倒。她回头,怯怯看了那老板一眼,“你们、你们这还招服务员吗?”

  声音沙哑难听,像梗了一根刺。

  “你这个鬼样子也好意思来应聘?滚开滚开,别扫了爷的兴。”杂货店老板跟见到了扫把星一样,捡起旁边的扫把就冲她打过来,叶明珠躲闪不及,被他扬了一身灰,脸上又痛又刺,吓得仓皇逃离。

  “真晦气,哪来的扫把星,给老子死远点,以后敢来这里,看老子不把你砍死!”

  叶明珠一声不吭,跑得老远还听到对方洪亮的谩骂羞辱。她一声不吭,五年的奴役生涯,早就磨掉了她的高傲和自尊。在那种暗无天日的鬼地方,能活下来已是奢望,为此,她失去了很多很多。

  头顶上的太阳越来越热辣灼人,额头上汗水涔涔,半透明的水珠从覆盖着凌乱刘海的额头上滑落下来,顺着那张斑驳枯燥的脸颊,一滴一滴落下。

  经过一家商店时,她不经意朝玻璃窗看了一眼,倒映出一个瘦弱佝偻的女人,巴掌大的小脸上是浅褐色的疤痕,从额头落下,划过脸颊,直到下巴。密密麻麻的伤痕已经淡去,在时光的洗礼下,只剩下淡淡的痕迹。

  枯黄苍白,疤痕密密。

  她抬起手心摸了一把,当年她亲手用那块石子毁掉的容貌,却成了这五年对她的保护。

  不然,这五年就不仅仅是奴隶,而是禁脔了。

  这时,旁边一张招聘牌子吸引了她的注意力。叶明珠拖着左腿缓慢地走上前去,见上面招聘的,全都是一些服务员或者经理之类的。

  “地下城娱乐会所?”她蹙了蹙眉,对这个名字印象不大深,不过也难怪,她离开港城有五年出头了,五年的变化可以沧海桑田。

  在招聘的最下面两行,分别这些清洁工和修脚工。

  清洁工的工资是月薪两千,而修脚工的薪水却高了一倍。

  ……

  “应聘?抱歉,你不符合我们招聘服务员的标准。”男人冷漠地开口,语气里夹杂着不耐烦,甚至连看她一眼都觉得浪费时间。

  粗哑的声音低低咳了几声,“不、不是,我是来应聘杂务的。”

  “清洁工?”

  “是、是那个修脚的……”她声音越来越小,几乎听不到。

0-temp-201807-02-1530517746995.jpg

第六章 最低贱的工作
  办公室里死一般寂静,负责招聘的男人这才抬起头来,在她身上打量一圈,皱了皱眉,难掩厌恶:“这么热的天气,你还穿高领长袖?”

  穿在她身上的褐色麻衣又肥又旧,就跟大麻袋似的,更出奇的是居然还是长袖高领,将她半张脸都埋在领子里面。

  叶明珠镇定:“我有点怕冷。”

  “神经病啊!”

  男人毫不留情的奚落和嘲讽,丝毫没有顾虑到她的心情。

  叶明珠也不以为意,这五年来的波折困苦,她早已习惯这种不善的羞辱或者讽刺。此时听见了,更是一点脾气都没有。

  “是,我也觉得自己神经兮兮的。”

  负责人嫌恶扫她一眼,倒是没讽刺,按部就班让她提交资料。因为叶明珠应聘的工作是整个“地下城娱乐”最低级鄙薄的工作,程序并不复杂。

  “你叫叶明珠?”听她报出这个名字,负责人有些奇怪地蹙眉,印象中,隐约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,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。

  算了,可能在哪里听过同名同姓的吧。

  “你这个名字跟你可真不搭。”他嗤笑,不以为然,会叫这个名字的女孩儿,一般都是家里的掌上明珠。哪里像眼前这个丑女人,年纪看起来不大,却沧桑得跟个八十岁的老太婆一样。

  浑身脏兮兮的,身体瘦得没几两肉,脸上又糙又丑。他忽然有点后悔,把这种女人招进来,回头吓到客户怎么办。

  “叶小姐,我们不能招你。”他道:“你的形象与本店形象不符。”

  “地下城娱乐会所”是港城首屈一指的娱乐会所,来往这里的客人非富即贵,别说服务生,就连清洁阿姨都要找眉清目秀五官清新的。叶明珠看起来年轻是年轻,可外表上,连大街上的乞丐都能甩她几条街。

  “没关系的,我会好好干,保准不会吓到客人。”

  叶明珠略一思索便猜到他在顾虑什么,定了定神走上前去,深深鞠了一躬:“请您给我一个机会,最脏最苦最累的活我都干。”

  除了没有这份工作,那她该怎么办?

  身上仅剩下那点点零碎纸币,连住一晚都不够。她是个劳改犯,又从那种鬼地方出来,哪里会有人敢收留她工作?

  男人微微诧异:“真的什么都肯干?”

  叶明珠点头:“什么……都肯的。”

  她要生活,要存钱,要好好活下来,要寻找孩子,要去崇明岛,还要报仇雪……不不,最后一个,她是万万不敢想的。

  只要活下去,她只想活下去。

  男人站起来,啧啧说道:“你这个鬼样子肯定不能给客人修脚的。这样吧,卫生间那边需要一个清扫的。这种地方经常有客人在卫生间里又吐又呕的,比起别的地方要脏许多,招来的清洁工都不愿意做。以后,‘地下城’的厕所卫生,就交给你负责。”

  叶明珠欣喜地点点头,“没问题,没问题。”

  “记得把口罩和帽子戴上,别吓到客人。”

  “好,一定。”

  只要……有一个落脚的地方。

  不然,这个世界上,她真的无处可去了。

  领了工作服和宿舍钥匙后,叶明珠小心翼翼地将手上的黑色包裹送到宿舍,视若珍宝地放在枕头的里侧,包裹里,露出黑色盒子的一角。

  她目光泛柔,“子苼,我找到工作了。”

  在外面面前,她永远是无喜无悲的模样,没有表情,没有喜怒,就像一根木桩子。

  唯独,在面对子苼时,她才有了一丝人的模样。

  “如果你知道我又回到港城,是不是会怪我,骂我太傻了?”

  “子苼,如果可以玉石俱焚,我真想带着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一起下地狱。”

  “你放心,我再也不会做傻事了,我会好好活着,寻找孩子,然后带着孩子去找你。”

  “子苼,你再等等,等我亲手了结这一切……”

  重新把包裹装好,她立即换上工作服,旁边摆放一架试衣镜,她不敢看镜子里的自己,只是匆忙套上工作服,瞧着领口空荡荡的,又在里面套上那件灰褐色的高领长袖麻衣。

  “地下城”是这座娱乐会所的名字,而这里也的确有一座城池那么大。在寸土寸金的港城里掌控这样一家娱乐会所,会所的幕后老板身份可见一斑。

  不过,上班之前,那位负责人声色俱厉警告她,在这里,她只要安分做好自己的事,多做事少说话,看过的事情,最好一次就忘。

  她记住了。

  会所里的卫生间少说数百个,果然就如同负责人所说的那样,真是又脏又乱。一天下来,四处都是呕吐的脏污和酒水,甚至醉酒的客人在方便时没有去了便池,而是在门口边就直接方便,臭秽欲呕。

  四十多度的炎热天气,叶明珠裹着高领长袖,将半张脸埋在领子里,戴着口罩,低头一声不响的清扫厕所的各个角落。

  密密的汗水自额头落下,沾湿了一脸,她却不觉得热。

  “这人谁啊,神经病吧,这么热的天气还裹得跟麻风病人一样。”

  “谁知道,就一扫地的,别管她。”

  “这会所的品味怎么变差了,这种又臭又脏的乞丐也招进来,扫厕所都觉得碍眼……”

  人来人往,议论纷纷。

  她低头,手上扫把飞舞扫动。

  肩膀,不可遏制地轻轻颤抖了两下。

  “我去,你这个扫地的怎么搞的,扬了我一身灰,爷身上这套衣服要是脏了,把你剁成肉块去卖都赔不起。”

  一个声线清朗的男音陡然在耳边炸响,叶明珠吓了一跳,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越扫越狠,扬起的灰尘都飞向了客人。

  “对、对不起。”她粗哑地道歉,佝偻身体连连鞠了几躬。

  “嘁!你是新来扫厕所的吧,叫什么名字的,我要向你们经理投诉。”那男人还不肯放过她,嘴里嚷嚷着要去投诉。

  “我叫叶——”

  叶明珠差点就说出自己的名字。

  猛然,旁边穿插进一道淡漠阴冷的声音。

  “安易晨,你在干什么?”

  这道声音,是从背后传来的。

  “寻哥,没事没事,衣服沾了点灰,还想投诉经理呢。今天就先饶了你,以后千万别再让我看见你。”安易晨扬起下巴,一副将她生死拿捏在手中的嘚瑟和嚣张。

  “谢、谢谢先生。”嘶哑的声音,又难听又细小。

  身后,脚步声不缓不急地走过来,一步一步的,就像践踏在她的心坎上。

  滔天的寒意,从脚底一直蹿上心头,凉到了骨子里面去。

  叶明珠浑身剧烈地颤抖,头皮发麻,呼吸渐渐急促,垂下的脸孔,布满了惊恐骇然……

  莫褚寻擦过身旁,看都没看一眼快要匍匐在地上的女人,只是扫了安易晨一眼,“时间不多了,你再胡闹就迟到了。”

  “不敢不敢,寻哥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。”刚才还嚣张跋扈的安易晨,在莫褚寻面前立即就变成一只温驯的绵羊,话都不敢大声。

  在两人离开卫生间的下一秒,叶明珠浑身脱力一般,失魂落魄跌坐在地上。

  手心,后背,渗人的冷汗。

  就在这时,旁边卫生间的一名清洁工突然喊起来:“叶明珠,你死哪里去了,这边还有脏东西,快过来清扫。”

  叶明珠!

  脑袋“轰隆”一声巨响,她颤着苍白无血的唇,抓着墙壁站起来,几次踉跄站不稳摔下去,费了好几次才冲进厕所,“砰”的一声,门轻轻关上。

  一扇门,隔绝两个世界。


本小说已出全文,继续阅读请点击《莫少,爱你心如死灰》获取更多内容吧!
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注: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,支持原作者。为了保护版权,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,只推荐小说名称和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,仅供大家参考。

如想阅读全文,添加微信公众号:小牛小说 回复《莫少,爱你心如死灰》(包括书名中的标点符号)即可免费阅读全文
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xiaoniujituan.com/?id=4155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